拔尖人才的培养是连续性、系统性、动态发展的过程。超常儿童不一定都能成长为拔尖人才,但不可否认,那些具有超常智商和智能,在数学和科学等领域展现出突出天赋的天才学生,经过系统的教育培养,更有潜力发展成为未来的拔尖人才,这也是很多国家重视超常儿童教育的重要原因。经过近半个世纪的研究、探索和实践,很多国家形成了拔尖人才早期发现和培养的特色模式。

  超常儿童教育共有的基本原则

  超常儿童的发展成长具有一定规律性,各国超常儿童教育虽然有不同的组织形式和实践模式,但都遵循分组、加速、充实等共同的教育原则。

  分组是将超常学生作为一个特殊群体,设立专门学校或特别班级对其进行专门培养,例如以色列通过国家超常儿童教育项目支持一部分学校设立超常儿童班,并贯穿基础教育各个学段。韩国、俄罗斯、德国等国家都设有专门的科学英才高中。普通学校在常规课程之外,为高天赋学生提供补充性学习,或者进行分层教学,也是分组教育模式的一种组织形式。

  加速是通过一定的评估机制,允许他们提前入学、跳级或者跨年级学习、超前学习,以满足其特殊学习需求。澳大利亚、法国、德国、以色列等国家都有针对英才学生的加速安排,允许学生跳级,或者在某个学科跳级学习。但从支持学生长远发展来看,加速模式不能只考虑超常学生智力和认知方面的天赋,考试技巧要综合考虑他们情感和社会性能力的发展情况。

  充实是最普遍的英才教育模式。针对高天赋学生学习中常见的“吃不饱”问题,通过课程、学习内容或者教学形式的延伸拓展,为他们提供更具深度和广度的学习支持。例如,在美国一些州高天赋学生可以选择参加综合课程、研究型课程以及自主选课。德国鼓励教师为高天赋学生设计差异化作业、提供难度更高的学习和阅读材料。

  更多时候,英才教育是以融合教学的方式组织,综合运用多种不同教育原则。例如,法国英才学生占比较小的学校里,英才学生和普通学生一起上课,但教师会适时为其量身布置学习任务,提供学习资料,进行个别辅导,并鼓励他们自主学习。德国支持中学教育阶段的教师采用整合的教育策略,综合运用差异化作业、分层教学、跨学科教学、选修课、社团活动、综合实践、竞赛活动等,让高天赋学生获得适宜的个性化支持。

  基于国情特色形成多样化组织模式

  在超常儿童教育实践中,几乎每个国家都基于其教育体制和教育传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组织模式。在美国,英才教育的组织体现为丰富多样的实践模式与全方位的“天才搜索”计划相结合。各州设立英才教育管理部门,学区和学校制定甄别标准和流程,通过学习加速、能力分组以及灵活的课程方案、课外活动等给予超常学生特殊教育支持。美国高校积极参与超常儿童教育,是实施超常儿童教育的重要主体。多所大学设有超常儿童教育中心,实施“天才搜索计划”,基于自愿参与原则面向超常儿童和资优学生提供测试评估和暑期课程等多种形式的补充教育。其中,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超常儿童教育中心(CTY)历史最久、影响力最大。西北大学、杜克大学、丹佛大学等美国知名院校均设有类似的超常儿童教育项目,累计惠及上百万学生。一些院校的天才教育项目面向全球搜索和招收学生,有项目吸收的外国学生达总数的1/3。

  俄罗斯的超常儿童教育以补充教育为特色。依托校外公共资源开展超常教育在俄罗斯已有百年历史,例如由少年宫等机构开展数学、自然科学、科技等领域补充教育。目前,俄罗斯在联邦政府支持下建立了80多个“天狼星”教育中心,专门为7年级以上的高天赋学生集中提供补充教育课程,以及科研、竞赛和文化活动;考试技巧依托高校、科技园区等在全国建立了200多个“量子智慧”儿童科技园,面向高天赋儿童开展科学教育活动。俄罗斯政府考试技巧建立了“英才儿童国家信息资源库”,把全国各类英才教育活动组织情况以及英才儿童信息纳入统计和监测。

  韩国和以色列都形成了专门的超常学生贯通培养模式。出台超常儿童教育专门法律,自上而下构建了专门的超常儿童教育管理体系,和贯通各学段的培养机制。韩国颁布《英才教育振兴法》,建立中央英才教育振兴委员会,制定英才教育综合计划,以色列教育部设超常儿童和优秀学生部门,后又成立超常儿童教育指导委员会,统筹全国的英才教育项目。韩国超常儿童教育机构包括超常儿童学校、超常儿童班、超常儿童教育院三种类型,数量分别为28所、1308个和368个。小学和初中阶段设超常儿童班,利用放学后、周末或者假期开展弹性教学。高中阶段设立科学天才高中,深化学生在某一特定科学领域的才能。超常儿童教育院是校外学习机构,以大学设立为主,主要利用课后、周末或假期为英才学生提供补充教育。以色列的超常儿童教育包括特殊班级、超常儿童中心、导师计划、虚拟学校等多种形式。特殊班级设在普通学校内,可以跨校和跨地区招生,从小学到高中均有设置,实现贯通培养。超常儿童中心设在校外,经过选拔的英才儿童在学校和中心的协调下每周一天在中心集中学习。导师计划主要由高校教授、资深科学家为超常儿童提供辅导,虚拟学校则是面向超常儿童提供丰富的线上学习资源。

  科学高中在拔尖人才早期培养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在多样化的超常儿童教育组织形式中,在高中阶段建立专门的以数学、科学教育为特色的高中是一种重要的组织形式。在小学、初中阶段以兴趣培养、能力定向、潜力开发为目标的系统培养基础上,科学高中能够让那些高天赋和资优学生深入发展在某一科学领域的兴趣,筑牢知识基础,培养探究能力,也能够更好地与高校的专业教育、研究训练相结合,真正实现拔尖人才的贯通培养、重心下移。

  美国的STEM高中以培育STEM学科领域的卓越学生为目标,致力于最大限度地发挥每个学生的智力、技能和情感潜力。科学和工程技术课是学校的核心课程,无论是课程门类考试技巧是课时数都相对于普通学校更多。在教学模式上,通过项目式学习、跨学科学习、研究性学习以及大学先修课程等,培养学生的思辨能力、问题解决能力以及科学探究能力。

  在德国以数学-科学以及科技为特色的文理高中,学生连续三年学习数学、化学、物理、生物等科目,其中有两到三门要达到高级课程难度要求并必须作为毕业选考科目。学生日常课程成绩也会按一定比例计入毕业考试同时也是高校入学资格考试的总成绩。此外,学校开展大量的研究性学习活动,组织学生参加数学、科学竞赛等。这种模式有助于那些在数学和科学领域有兴趣和高潜力的学生较早定向,在相关学科持续深入学习并达到较高水平。

  韩国全国设有8所以培养理工科领域优秀人才为目的超常儿童学校,另有20所科学高中。科学高中重点开展科学及数学教学,也承担着早期发掘科学天才和开发其潜在能力的特殊功能。科学高中有较大的课程设置自主权,可以选择不同于国家大纲的课程,一年级以必修课为主,二、三年级以选修课程为主,考试技巧有的学校考试技巧开设大学先修课程。一些高中采用学分制,学生修满学分即可申请提前毕业。

  俄罗斯在莫斯科大学、圣彼得堡大学、乌拉尔大学、新西伯利亚大学建立了专门实施高中教育的专业教育和科学中心(数理学校)。这些学校享有联邦专项预算拨款,以培养自然科学和精确科学人才为目标,经选拔录取对自然科学表现出浓厚兴趣和杰出能力的中学优秀毕业生。学校注重创设有益于培养科学兴趣、探究精神的自然和学术氛围,实施差异性教学;自主开发部分教材;一半以上的教师同时是大学教师及研究机构研究人员,学生在专业导师引领下参与实际的研究和工程项目。这些学校取得了很好的培养成绩,如新西伯利亚国立大学附属数理学校毕业生的四分之一成长为科学副博士,圣彼得堡大学数学物理学校培养了两位菲尔茨数学奖获得者。

  (作者:秦琳 康建朝,均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