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学会副会长 杨斌

  学科专业目录是国家进行学位授权审核与学科专业管理、学位授予单位开展学位授予与人才培养工作的基本依据,对一国高层次创新型人才的供给具有基础性、结构性和持续性影响。我国的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先后有 1983 年、1990 年、1997 年、2011 年四个版本,为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学科专业布局完善和研究生教育的快速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作出了重要的历史贡献。

  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在全球加速兴起,知识演进迭代与交叉融合的速度显著提升,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对人才的需求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更加强烈。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交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迫切需要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把握新发展阶段特征、服务和融入新发展格局,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学科专业管理新机制。

  新机制之所以能称之为“新”,集中体现在2022版目录较之从前的各版,不只是周期性的一次学科专业目录修订,不只是渐进性的具体学科专业增减,而是从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上、学科专业宏观布局和调整方式上建立起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理念相契合、与新时代中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全面需求相适应的发展机制。具体而言,新版目录通过“三并”方式,优化了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及其管理机制,在守正创新中推动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事业高质量内涵式发展。

  一是目录与清单并行,着力强化高精尖缺领域人才培养, 及时有力并更有针对性地支撑国家需求。在我们所熟悉的研究生教育学科专业目录(规范性目录)之外,急需学科专业引导发展清单(以下简称“清单”)是这一次的新鲜事物。清单是坚持“四个面向”,聚焦国家重大战略、服务国家重大需求,不拘泥于一级学科或专业学位类别口径,由国家较为经常地定期编制的学科专业引导名单。清单,与更强调学界成熟共识的规范性目录组合在一起,相互补充、互为支撑、稳中有动,共同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学科专业目录体系的重要构成。清单着力体现国家意志,用好有为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主动对接国家当下对高层次紧缺人才的迫切需求,聚焦国家安全和重大利益、产业转型升级和科技创新、文化传承和民生急需的阶段性重大人才布局,引导学位授予单位结合自身条件基础、优势特色,创新学科专业组织形式,是加快培养国家急需人才的新型举国体制的重要体现。清单以需求为导向设置,突出包容性、灵活性、时效性,设置量子科学与技术、碳达峰碳中和以及古文字学等急需领域,引导高校想国家之所想、急国家之所急、应国家之所需,高标准设置急需人才培养项目,快出人才、出好人才,很有中国特色,颇显体制优势。

  二是将专业与学科并重,着力夯实高层次应用型人才培养的重要地位,持续回应并引领市场需求,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提供有力支撑。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是培养高层次应用型专门人才的主渠道。自1991年建立中国第一个专业学位类别起,我国逐步构建起具有中国特色的高层次应用型专门人才培养体系,覆盖了主要的行业产业,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较为有力的支撑。以清华大学为例,专设创新领军工程博士项目坚持服务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培养出数百名国家重点行业企业的卓越工程师;所办金融硕士项目在国际较为公认的校友职业发展调查中,就业、雇主认可与职业发展前景等方面均位列全球前列,亚洲第一。但在学科专业目录之前的版本中,专业学位类别目录只作为学科目录附表的方式呈现,未能充分体现学术型与应用型两类人才培养同等重要、学术学位与专业学位分类发展的目标和要求。新一版研究生教育学科专业目录充分考虑人才培养先宽后深的基本规律,按门类将一级学科目录和专业学位类别目录“并表”,既强化两类人才培养中的共性知识基础,又凸显对不同类型人才的能力素质和职业面向要求,并按需增设数字经济、知识产权和国际事务等一批社会需求旺盛、知识体系相对成熟的专业学位类别,为行业产业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提供精准有力的人才支撑。展望未来五到十年,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发展机制更加完善,规模结构持续优化,支撑条件不断夯实,培养质量全面提高、社会贡献更加显著,真正达成“只有贡献社会的方式不同,而无地位上的高低贵贱之分”的良性生态。

  三是放权与规范并进,切实提升学术共同体设置学科专业的自主性自律性,充分尊重院校需求并鼓励各自办出特色。修订后的学科专业目录管理办法将推动目录编制由规范性向统计性转变,建立以信任为基础、灵活规范、自下而上的目录编制方式。国家放权学术声誉较高、培养质量较好的学位授权自主审核单位 “观念上先行”“建设上先试”,自主开展一级学科和硕士专业学位类别的试点设置,并依据试点成效做出编入目录或撤销试点的决定。试点成效较好、社会需求旺盛的学科专业可在经过试点单位牵头申请,学科发展战略咨询委员会审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审批后编入目录;试点成效不佳、社会需求不彰的学科专业则可能被国家或试点单位调整撤销。这样并进的做法,积极放权也促其认真担责,既充分发挥了学位授予单位和学术共同体在学科专业设置方面的自主性、积极性、能动性,又通过强化后奖惩的方式,进一步加强了试点学科建设的规范性、自律性、引领性,约束那些无质量的扩张、少需求的盲目和缺规范的自主,从而倒逼学位授予单位凝练优势、办出特色,获得生存和发展动能。

  按照目录与清单并行、专业与学科并重、放权与规范并进的方式,所构建的新时代中国特色学科专业管理新机制,筑牢中国之治,彰显中国风格,能够持续地贯彻“高校自主调、国家引导调、市场促进调”的整体思路,科学优化学科专业结构,为我国打造多维需求牵引的战略科技力量、繁荣哲社力量、建设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提供更有保障更有力量的学科专业支撑。